卓別林bn for 金石堂Banner設計/小子

 

一九七一年的聖誕夜,八十二歲的老人打開房間的燈光,死神裹著外套,沉坐在窗邊的沙發上。

死神:「我在等你。」

老人穿著破舊、變形的長褲與簡陋的上裝,他舉起頭上戴的禮帽向對方致意。

老人:「我也是。六十年前,一位女算命師告訴我,你會在這一天找上門。」

死神:「所以,你才盛裝等待?」

老人開始在房間裡踱步,但步履沉重得有如企鵝。他不小心踢到椅腳,對它說了聲抱歉,他也對地毯,還有靠牆的燈說對不起。

老人:「我只是想逗你笑。」

死神:「連小嬰兒也不會覺得好笑。別再演這齣可笑的戲了,我們走吧。」

老人感受到在紐約初登台時的那種恐慌。他強顏裝出好笑的表情,心裡卻直想哭。老人:「我兒子克里斯多福才只有九歲,還需要我,我想看著他再長大一些。」

死神:「你年紀一大把才把他帶到人間,早該想到這個問題了。」

老人:「我太太總是說,她反正可以再嫁個年輕人。」

死神:「你太太真是太客氣了」

老人:「這不公平。我像我兒子這麼小時,住在倫敦的一個閣樓頂,每次我媽媽望著窗外,而我在床上坐起來時,頭就會撞到,那時候我曾好幾次呼喚你」

死神:「那時候你的時間還沒到。」

老人:「我哭著反覆唸我們的地址:包納爾台屋街3號頂樓,你那時為什麼都不來?」

死神:「別鬧了,時候不早了。」

老人:「等一下,讓我逗你笑,這是我唯一擅長的事。」

死神:「這是從沒有人做得到的事。」

老人:「我能逗你笑,我很確定,等著瞧。」老人試了好幾招,但都沒有用,他的法寶已經用光了。

死神:「你真是個可憐的老傢伙,換一招吧,不要淪落至此。」

老人十分沮喪,唇上的假髭鬚脫落掉到地上,他彎腰去撿,但脊背彎到中途停了下來,並以這樣的姿勢釘在地毯的中央不動,身體也直不起來:他已崩潰,又老又痛苦。

死神:「哈哈!」

老人有些困惑,死神似乎笑了,只是痛苦讓他聽不太出來。但沒錯,死神正在笑,他的耳朵在淌淚。

老人:「你笑了。」

死神:「你把我逗笑了,看看你淪落到什麼樣的地步。」

老人:(徒勞無功地想打起精神)「你還說從來沒有人辦得到。」

死神:「沒錯,從沒有人有辦法,哈哈!」

老人:「我和你打個賭(他保持那個不舒服的姿勢,痛苦地說),你可以每個聖誕節來,只要我還能逗你笑,你就讓我活到下一個聖誕節。」

死神:「不要以為那很簡單,今晚是我放過你。」

老人:「我會加油。」

死神:「我不必和一個演員打商量。」

老人:「這是公平的打賭。」

死神:「好吧,流浪漢,我一年後回來,你賺到了,但反正我笑得很開心。」

老人:「那明年聖誕節見嘍。」

死神從沙發上消失,老人疲累地靠在書桌,如釋重負地深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

 

 

(待續)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mily Publishing 的頭像
Emily Publishing

愛米粒的外國與文學 EMILY PUBLISHING COMPANY, LTD.

Emily Publi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