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1020539

 

文‧圖/十一爺

 

  位讀者大家好,我是愛米粒的新同事──十一爺。真名不便透露,但筆名又非常難想。於是乎,用了我慣用的名字「十一」。而為什麼要加個「爺」字呢?其實也沒為什麼,就單純想加個「爺」罷了。

  以後由我固定在週四發文,如果各位讀者大人肯賞臉,將會是十一的福氣。(作揖)本專欄名是〈十一的雜想世界〉,清楚地表達了專欄的宗旨與撰文人的特色,那就是──「雜想」。複雜、龐雜、碎雜等雜七雜八的東西,都存在我的世界裡,沒有特性、沒有主題,總之就是包山包海通通包,想到什麼寫什麼。所以認為自己是雜學的人,請勿錯過十一主筆的〈十一的雜想世界〉喔(這段讀來感覺好自大,但我是真誠地邀請大家來玩的)!

 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,是最近對於學習語文這件事情的回憶。

  我是學日本語出身的。大學時期,日語成績不算差;四年級畢業時,托教授的福,寫了一本關於村上春樹《尋羊冒險記》的小論文。

  這一路走來,遙想當年,我為什麼學習日語的原因,是因為想要知道心愛的偶像在說什麼、唱什麼。努力不懈就是要考上日語系!但命運的轉盤卻是如此有趣。在甄試上位於淡水某大學的日語系、升上大一的那年,我待在家裡看電視,迷上了韓國綜藝節目。於是,開啟了學習韓語的旅程。

  那年暑假真是過得非常開心!每週二下午固定去台北火車站前的救X團上課。老師是韓國人,相當親切,只是上課比較不有趣。但我是屬於那種只要一頭栽進去就會陷入的人,所以很積極地與老師聊天,甚至親手作卡片──因為我非常想品嚐到何謂韓國正宗的「辣炒年糕」!可說真的,也不完全是為了吃到老師煮的辣炒年糕,而努力拉近關係或學習韓文。有很大的原因,是我那時又迷上了某團歌手(絕對不是時下少女們迷戀的)。

  結束一期課程後,本想繼續下去,可惜和老師的時間沒能湊上,只好去別班上課。結果可想而知,就是「差透了」!因為當你已經習慣了一位老師的教學模式後,突然間換老師是很難適應過來的。好比說,讀小學時,從低年級升到中年級,班導換人就要重新適應的那種情形。隔天,我就到櫃檯退費。而在那之後,沒再碰過韓語。

  過了四、五年、大學畢業後,我開始拓展自己的歐洲市場,學了義大利語和德語,但都只停留在發音階段。學義語時,老師是位老爺爺,長得非常像Al Pacino,是法義混血兒。由於年事已高,某次上課時他身體不適,班上同學帶老師就醫。醫生建議,帕奇諾(誤)老師近期勿要再上課,保重身體才為上策。於是乎,X大中心就退了我們這些學生費用;我轉而投向德語的懷抱。

  德語課的老師是台灣人,曾在德國留學過,發音好,上課也頗有趣。但我去上了五、六堂課後,就開始翹課。主因是那時候稿子很趕,又要學德語,覺得自己應付不來,就把那些學費放水流了──背後的真相是,沒毅力、找藉口啦!

  我的德語程度就停留在基本招呼用語,還有從0數到10,什麼Guten Tag啦、Ich bin xxx啦、Auf Wiedersehen啦,就荒廢至今。每次看到書櫃上的德語課本我都忍不住嘆息,到底何時才要重啟德語之門呢(這是該問誰)?

  然而,將時間拉回到幾個禮拜前,在某個星期天,我再次迷上了韓國綜藝節目,因而打算重拾學習韓語的初心。要不然總是中途而廢地學語言,根本就學不好呀!(摔)在研究救X團新簡章後,我就衝了。

  這次的授課老師同樣也是韓國人,但她上課非~常~有~趣~!雖然中文沒有之前那位老師好,可口條卻像個綜藝節目主持人,讓我在上課時笑得樂不可支,好像在看綜藝節目一樣。

  由於昨天才第一次上課,彼此都還在摸索(?)階段。不知道老師真實個性如何,之後要繼續觀察下去。我報名的是入門課程,也等於是把五、六年前學的東西再次徹底複習。但這次,我對我自己說,我要有始有終,不要再像上次那樣斷尾(不然是要學個釘啊!)。當然,前提也希望老師之後的開課時間,可以和我有搭上。否則再換個老師,不僅要重新適應另一種風格,也得重新適應其他同學,實在是令人感到困擾吶!

  文章末尾,放上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一首韓語歌曲《月狂》,是幾年前的韓劇《順其自然》的OST。女主唱的聲音聽起來很酷,很像穿著黑色連身皮裙、蹬著黑色過膝皮靴,然後開著紅色保時捷,奔馳在深夜的付費高速公路上那樣酷。唉唷,我也夢想自己可以成為這樣的女人!加油吧!

  謝謝您的閱讀,期待下次再相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愛米粒的外國與文學 EMILY PUBLISHING COMPANY, LTD.

Emily Publi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